游戏人生专访RocketBoy孟阳

编辑:小豹子/2018-06-14 13:37

  吃荷包蛋喝白菜汤的百万奖金获得者

  主持人:咱们这个话题要从10月15号,虽然今天已经是16号了,要说到昨天了,据说10月15号这个日子对于你来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

  孟阳:对,10月15日不夸张地说,应该算是我第二个生日。因为它所给我造成的生活改变,或者是作为职业游戏选手这种改变上来说,确实改变太大了。这种改变在当时一时半会儿还不大好接受。

  主持人:所以你在说的是8年的10月15日那场长城挑战赛。你现在如果再回忆起八年前的当时的挑战赛的过程当中,您的脑海里首先浮现出的画面是什么?是拿到那一百万奖金的时候吗?

  孟阳:不是,我首先浮现的两个荷包蛋,然后一碗白菜汤。因为我们第二天要去比赛的地方特别远,在14日的晚上,我在一个朋友家里面,因为他离出发点比较近,如果再从我当时所住的地方去长城的出发点,可能路上就需要一个多钟头,这个对于体力和精力的消耗非常大,所以我必须得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然后就到他家借宿了一晚上,然后他知道我在15日有一场意义非常重大的比赛,所以他很早起来给我做了一碗白菜汤和两个荷包蛋。

  这个是我在当天记得最清楚的第一件事情。至于我坐在车上的时候,我当时有很多以前的队友,我几乎在车上一个多小时左右,没有说一句话,就是好像这个人就没有大脑了,就像一个蜡像一样坐在那儿,而且低着头。

  主持人:你是有意这样做的吗?

  孟阳:我只是想让自己不要做太多的考虑,因为没得考虑,马上就是比赛,没有任何考虑。因为考虑太多,就可能导致精力分散太多。而坐着不动的话又可以节约体力,所以精力和体力在这个去往现场的过程中我已经保存好了。

  主持人:吃荷包蛋的时候,那个心情现在还能够回忆起来吗?

  孟阳:其实我当年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主持人:是因为紧张?

  孟阳:有,还是比较紧张,因为这个在当时看来,一百万人民币的一场比赛,你说打一个星期的话,可能我会提前紧张,因为只有一场,我没有任何的理由或者没有任何的必要去紧张,只需要打好一场比赛。由于当时过于专注,导致我去长城的路上,长城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路上所有的东西我都不记得了,那还是我第一次去长城。

  我还有一个印象是,应该是一个以前在国内很老的游戏报刊的记者,他几乎是看着国内的竞技游戏,甚至是单机游戏所有的游戏,他是看着一步一步成长。

  我相信他能够从我的脸上看得出我当时有多大的压力,因为我和他聊的时候,我当时体重接近158斤到160斤,但是我那天比赛只有130斤。应该能够从我的身材和我脸上的憔悴度能够看得到我已经很拼命了,而且他知道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知道这句话可能不太文明,干死丫。当时这句话特别给力,这种给力真的是给到心里了,这鼓力量真是给到心里了。

  我上去毫不犹豫的,在比赛还有两分钟结束的时候,我打费特拉提25:2。我就让他6分,所以比分是25:8把他拿下了。其实我赢了比赛,还有15秒钟的时候,我就躲到一个非常阴暗的角落,蹲在那儿,坐等比赛结束。因为他不可能再追得回来了。

  主持人:但是要知道,他那个时候,我记得好像在国外,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鼠标甚至是主板。

  孟阳:对。

  主持人:所以说可见他在那个圈子里应该是属于一个明星级的人物了。所以你在打那场比赛之前,你心里面有底吗,你觉得我能赢他吗,你有几成把握?

  孟阳:我在最开始打这场比赛的时候,两个月之前,2004年8月份获得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话,心里面特别没谱。因为我不知道,在这个游戏他是什么样的水平。他对游戏的理解和他在游戏里面展现出来的东西很值得学习,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学习上,这种精神都非常好。他可以玩儿一个新游戏,能够很快成为世界一流高手。就他这个特点放在我的面前就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但是在2004年10月13日晚上,他在网吧有一个和粉丝见面会的对抗赛上,当时和我练习的朋友张哲,我们喊他阿哲,这个阿哲的徒弟和老费打,老费才赢了他一分14:13,这个比分我还记得。

  主持人:所以这件事儿给你了极大的鼓舞?

  孟阳:就在当时我获得这个消息之后,我在经常去的一个软件技术论坛灌水区,我直接发了这样一个帖子,现在这个帖子还能找得到,我就问100万税后是多少?因为当时我得到了这个消息,我知道这个比赛我肯定赢,我基本上能够赢得下来。因为就在当天晚上老费以14:13赢了阿哲的徒弟过后,当天晚上他回到家里面,我们立刻在同样的环境下打了一句,我是27:-3赢的他。

  主持人:其实你吃荷包蛋的时候,你已经胸有成竹了是吗?

  孟阳: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可是当时被邀请参加这场比赛的时候,假设说我们直言不讳地讲,如果没有这100万的诱惑的话,你会选择打这项比赛吗?

  孟阳:还是会去打,因为还有一层含义是,如果他是一个国内的选手在长城上,有一个挑战赛,我可以不去打。但是他是美国人,那不行。你不能在场,你说你在一个网吧叫嚣,我可以不搭理你,但是你在长城去叫嚣的话,那个时候我才21岁,也是小伙子比较血气方刚一些,所以必须拿下这场比赛。

  主持人:可是很多人都说FPS,像这类型的游戏需要考验一个人的反应能力,包括技能熟练度,但是咱们直言不讳地讲,有一些反应不够灵敏的人,确实在这个方面就是一个劣势,你怎么从后天补给?

  孟阳:在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他们最开始都很不理解,我为什么就打不好,但是他不要求打到最好,我为什么打不好。首先你玩儿这个游戏没有激情,因为射击游戏是很讲究激情的一个游戏。像RPG类的游戏,主要是选手在操作的时候,可能在最后胜利的那一下有这种比较亢奋的动作。但是射击游戏,我在国外打了很多这种比赛,可能这边是战略游戏,这边是射击游戏,那边可能是运动类游戏,但是运动类游戏有足球,可能进球时高喊go,这种场面真的是很有激情的。所以看比赛最好不要看视频,最好直接到现场去看。射击选手每一次关键性的击杀都会非常亢奋,这个选手有激情。

  激情是射击游戏的保证你去喜欢它,去研究它,或者研究更高层次操作水平的底子在这儿,这是最底层的东西,你必须要有激情。

  主持人:可是激情这种东西会维持很久吗?你怎么保持你对游戏的热爱激情?

  孟阳:这是一个好问题,最开始的激情就是简单的一种,使用得不好,血肉模糊,杀戮这种。让你心中的所有的不痛快,你遇到的各种挫折真的可以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当然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很健康的选择,当然你也可以找其他人聊天,如果聊天聊得不好,会再次压在自己的内心里。如果通过游戏的方式效果真的是非常好。

  如果你喜欢上了这个,你交上了很多朋友,或者说你想有一种很有组织性地和其他的玩家做一些交流,做一些比赛。通过一些更合理的模式,更好的办法,和更多的人玩儿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种激情。

  因为这种激情可以从原有个人的内心的情绪激情,转变成你为这个团队做了多少事情的一种激情。因为团队的胜利也是激情。所以我后来比较推崇这种大型团战队的射击游戏。

  我以前在一个战地2里的战队,人数规模400多号人。我们总共分了各种A连、B连、C连这种连队。每一个连相互都在较劲,但是我们是很健康的。这个星期我比较要把你拿下,下一个星期我们有更狠的战术,准备要收拾你们。因为我们只有相互提高才能和其他队伍去做更高端的抗衡,这也是一种激情。

  输了比赛就回老家

  主持人:我们最开始聊到也是因为一个时间点的原因10月15日,所以我们不得不提到那场长城挑战赛,我们再来回顾,老实讲你在电竞圈当中,或者走进游戏圈当中,这个时间真的是足够长了。在这么长的一段历程当中,您打了无数场的比赛,可以说冠军也捧到手软了,在这么多场比赛中,假设我们抛开长城挑战赛,这场让公众都认识到你的这场比赛以外,其他的比赛当中哪一场比赛是给你的印象最深刻的?

  孟阳:2001年11月21日早上11点钟。

  主持人:怎么印象这么深刻?时间已经非常精确。

  孟阳:很是辛酸那场比赛,因为当时我在2001年的时候,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因为当时成都的各个环节,是无法支撑一个想打得更好、打得更高的游戏玩家。那个时候还叫游戏玩家,还不叫选手。

  所以我必须得是换一个城市,我当时身上只有550元,这个纯粹的是现金,还有一张火车票,单程。我就来到了北京。这场比赛对于我来说,当时的比赛制度不好,它是单败淘汰,输了你就走人。而且这个选手叫做陈厚俊,我们两个是冠军争夺的热门结果我们俩在第一场就碰到了。也就是说,第一场我们就必须得走一个人,必须有一个人会离开这个赛场。

  我当时身负重伤,行动力已经快不行了,几乎是缺胳膊少腿的情况,但是他已经发现自己优势特别大,他的剑快,他的剑长,而且威力大。我最终实在没有办法,当他在侧身挥剑想砍下我的时候,他的手挥动的时候,但是他把他的心脏露出来了,我趁这个时候扭头一个快剑直接插入他的心脏。然后我们把比分拉平,当然那一分被我拿下了,他重新选择站起来继续和我战斗。因为他才站起来,没有任何的准备再被我一剑放下了,最后一分拿下了。很惊险。就在我打掉他最后一分的时候,场上时间应该还剩三秒钟。那个时候我手已经失去知觉了,我脚都不知道在哪儿了,我没有脚了,已经紧张到血液都不往下边去了。已经打到这种程度了。

  后来我有很多朋友知道我,他们都是当时我在公司的同事,都来看这场比赛,他们都知道我这场比赛对于我来说代表了什么,如果说我输掉这场比赛,这个才来公司不久的小同事可能就回家了。这场比赛对于我来说很重要,至关重要的一场比赛。

  还有一场比赛是2004年12月19日,这是美国时间。当时这场比赛,有人认为有一些不干净的一些情况涉及到电子竞技,有人认为我和老费可能有一些桌下的交易,为什么老费会输给你呢?是不是你这100万有他50万,这种话题出来了。我当时没有找他说什么,因为我当时和公司签了形象代言的合同,因为这个对于公司的形象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他们准备可能要起诉这位记者。我说不要着急,他两个月过后可能会道歉。我当时因为那个时候欧洲前六和美国的前一、前二都在。我人品也特别差,我抽签全把他们抽到了。但是最终结果又像和老费那种碾压式的比法,全部把他们比下去了。

  最后拿到冠军的时候,老费上来握了一个手,说这个冠军必须是你的,打得非常好。

  很多人都在质疑,要用什么东西来打破这种质疑?只有两个月过后的这场比赛。

  主持人:用事实说话。

  孟阳:对,用事实说话。

  主持人:其实我大概明白这两场比赛对你重要性的原因,是在于在北京那场比赛,你赢了他,意味着你可以暂时不用离开北京。

  孟阳:对。

  主持人:至少在你生活上、物质上是有保障的。第二场比赛,你觉得它的重要性在于它为你在电竞圈,或者在游戏圈真正帮你树立了这样一个形象,不再接受别人对你的质疑。

  孟阳:我再补充一下,2001年那场比赛,其实我是找了一个更好的理由留在北京。而且也找了一个更好的理由,继续做职业选手,因为在那个时候职业选手的这种定义是很模糊的。甚至我那个时候还不能叫职业选手,那一会儿只有一个职业选手就是陈厚俊,他一个月工资是两千。如果我们只是单纯从收入上来看的话,只有陈厚俊,没有其他人。

  这个职业选手真正职业化,有一个初步的模型应该是在2002年,2001年还没有职业选手。

  但是我在2004年这是射击游戏,像战略游戏可能亚洲选手比较吃香一些,对于欧美选手来说,射击游戏是欧美的传统强项。而我在他们的传统强项中,生在他们嘴里面抠了一块肉下来吃。

  我记得你刚才有说,媒体当时有怀疑过你是不是和老费有一些桌下的交情,同时也让我想到了,因为我只有在当时的电竞圈当中,有一些杂乱丛生的现象。比如说拖欠奖金,这样的现象我相信在那个环境下不占少数。但是长城挑战赛他们如数给了你这样一个奖金,在当时应该算是一个巨额的奖金了。

  孟阳:对,难以想象。

  主持人:所以我想知道,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你们的生存状况怎么样?

  孟阳:先说说我这个奖金。当时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直汇到我的账上,包括他们也帮我把税务给我交了,后来他们说后悔了。这奖金我设置得太少了,他应该直接给到300万。因为给后期给他带来的效益,和各种曝光程度来说,单凭这100万去买,根本想都不敢想。如果作为一个商人来看的话,它制造了一个很好的话题。一个少年没有学历,玩儿着游戏拿到100万。为什么我比了四下,这四个要是撮在一起,能够说出很多社会问题出来。

  甚至后来他们开玩笑,预算了一下,如果真的是用现金做这样的事情的话,差不多也得需要两三百万左右。当时他们还很想把我的电源线给拔了,后来一想这个奖金给少了,还应该把这事儿炒得更大一些。

  当时的奖金拖欠是很严重的,至今现在还有一个比赛组织差了我3600多美金,它现在已经倒闭了,我已经找不到了。所以当时拖欠奖金因为没有更好的中立方做一些公正,而且很多属于非电子竞技行业的,哪怕是电子竞技行业周边产品都还不算的公司来做的比赛的操作,可能在现场实际操作聘请了一些比较有经验的人员来帮它操作。但是具体的这种流程是走得非常差。在2003年、2004年那个时候拖欠选手工资是很要命,因为那个时候选手人均工资才2000块钱。

  给我出最深的一件事情,当时2005年我成都几个朋友,当时CS战队,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战队。当时赞助商也不太靠谱,他们当时来的时候老板给他们买的单程的火车票,硬座。比赛打完过后,奖金没有第一时间拿到,结果是单程的火车票。怎么办?

  主持人:回不去了?

  孟阳:我五个哥们来到我的家里面,需要借点钱,必须要回去,身上实在是没有了。我先拉出去吃了一顿,直接把钱借给他们,回到家里面,我说你奖金到了再还我,别找老爸老妈去拿这份钱,我觉得实在没有就算了,火车票钱不差这一点。

  过了两个月过后,他在网上告诉我,我这儿的奖金才到。我当时不敢想象这种事儿,再多发生几次,不光是对其他赞助商一种信心上的打击,对选手也是一种打击。没有一种良好机制的环境下,很多人会觉得很危险。或者说这个不值得我去关注,作为赞助商、投资方来说,这个行业连这个最基本的东西还没有弄清楚,我还敢进去吗?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电竞选手也不敢想未来?

  孟阳:太多人都不敢想,想未来说句实话,电竞选手想未来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但是这个问题就会在我的胸中翻江倒海。因为这个可能有太多的回答,又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又说不出来。有话说不出来,全部积压在胸口就是翻江倒海。

  主持人:咱们再想想,你觉得你最苦的那一会儿能苦到什么程度?

  孟阳:最苦的时候,如果说物质上苦应该算是2003年最苦,但是这种苦不叫苦,因为有时候吃苦是幸福,有时候幸福才真正的吃苦。原因是这样的。在当时2004年两个比赛拿下来之后,我再也输不起了。我相信史凯也会有这种感觉,我输不起这游戏,比赛输不起。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苦,每天要去想你的对手,他大概会进步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然后再回过头看看自己,能不能和他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看看,我赢了比赛回来要说什么,做什么。 因为游戏的本质是快乐,而不是去思考一些更多的东西。当然做了职业选手必须得去思考游戏外,你会造成什么样的东西。你会影响到什么样的事情。因为想太多了。可能在以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前物质上比较差的时候,身上没有几个钱,小伙子长得挺砢碜的。但是我自己内心是很快乐的。我没有太多包袱。所以这种东西不好去定义,我个人觉得不好定义。

  不同的人生经历决定不同的竞技风格

  主持人: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讲,其实我能够感觉到你一直不觉得生活上或者物质上给你带来的苦算作苦,那是因为与你所成长的环境相关,我不知道是不是期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因为在采访你之前,我也看了一部分你的资料,我也知道你从小成长起来的环境,应该说不是很顺利的。所以一直以来长大走到现在,包括你能够拿到这一百万的奖金,我觉得是你一点一点经历的东西,磨炼你的意志,有相当大的关系?

  孟阳:从小时候吃了很多苦,所以长大过后,我个人觉得都不是问题,真的不是太大的问题。关于小时候确实有很多不顺利的事情,有很多同龄人,包括我的同学几乎都是有各种各样不幸的童年,其实这样的童年是另外一种颜色,虽然不五彩缤纷,但是它会让你以后的人生有那么一笔,在我现在可能会犯某种错误的时候,童年的这一笔会在一个很显著的地方提醒我,我自己该注意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假如说再次提起你过去的那段经历,或者说我相信是有过一段经历是你不愿意回首,我知道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经历是我不想去碰触它,或者不愿意回首的,可是现在一路走来甚至像你说的那样,可以视以前的磨难为一种经历,为一种财富的情况下,你再去回头看那段经历你愿意去回忆它吗?你可以碰触它吗?

  孟阳:我愿意,可以,这个是可以的。和打竞技游戏是一样的,你每一场,每一局,或者是每一个想法都会决定你以后的竞技的风格。我以前喜欢和一个修表的老头,因为我放学之后不想回家,因为我小时候习惯不好,抽烟这些的,家里人可能闻到,我在外面待一会儿。我看一个修表的老头,他每天修他的一个烂表,那个烂表我现在还记得有点像是翡翠绿的,都走不动了,都快生锈了。但是他真的是把那个表修好了。这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个事情告诉我一个什么道理,小事情也好,还是大事情也好,只要你细心地去做,你还是能够做得很好。

  主持人:同时还有一段经历是不得不提的,是2007年的那本书。这也算是你人生当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了吧?

  孟阳:这本书和作者认识是非常巧合的,非常巧合得简直是,你可能我是在说电影剧本。2006年我和室友,我们当时还在一起合租,那天我也特别得瑟,穿了一件后面有我名字的衣服,就是写在背后。结果有一个家伙,和我们同一部电梯,他在17楼,我在22楼。他看到后面这几个字,但是他不敢来认我,他怕认错了,是不是哪一个粉丝穿的这件衣服。这个家伙当我们吃完火锅回家的时候,我们当时一个游戏专题论坛里面,没有事儿聊游戏的内容,然后到一些灌水区聊了一些闲话。他就发帖问,他在每一个专区都发帖,他是这个论坛的老会员之一。

  他说今天我在某某几号楼看到身上背后有rocket Boy的大字的小伙子,我想请问一下是不是本人。结果我就回帖,是我,真是我。后来他论坛短信,我在17楼,我今天看你下去了,真的吗?然后我就说你上来吧,我22楼,你上来。然后是开的啤酒,吃得开心果,我最喜欢吃开心果。聊了差不多是三个多钟头,因为我以前没有公开地说过我小时候的这种成长经历。他觉得挺剧本化的,他说不行,我得让我们家的老师和你再聊聊,结果当时就是那本书的作者。姜老师他就在楼下。我们下去拿着录音笔足足聊了两天,这本书有很多潜在的一些内容,一些寓意在里面。我最直接的说,第一它嘲讽了当前的教育制度;第二它嘲讽了一些所谓的“砖家”,因为它认为很多专家没有实际调整,没有和选手,没有和职业选手、专业的选手和普通玩家。因为我身边就有很多普通人,认识我的小伙子就是一个普通玩家。我是一个专业玩家。他就问我们两个关于游戏的看法,平时怎么玩儿游戏,来看我玩儿游戏。他倒一杯茶看了我一下午,很淡定地看了一下午,他觉得很健康,很好。有交流,朋友不会,你还可以指点他,他的电脑出问题了,你还打他的电话帮助解决。这是很健康的,而且还有团队,他说你们在一起每天聊什么话题呢?聊游戏怎么配合。他们下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来聊点什么工作的事情。他说,很好这个事情,很多学者没有实际去调查,玩家儿通过什么样的一种精神上的向导,去让他玩儿得更好,让他从这个游戏里面获得游戏以外的一些东西。

  不打比赛我还能做什么?

  主持人:咱们因为要聊到最后一个话题了,我们回归到第一个问题上,我要再次强调10月15日这个日子,你有说真的是在你的生命中存在于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你甚至可以把它当作你的第二次生日,所以可见电竞、游戏在你的生命当中确实也是存在于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的。我还是不得不碰触到你心里面最柔软的那个地方,我要问到你的未来,你自己的计划?

  孟阳: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计划,因为有人问我这个问题,经常问你不打游戏以后做什么?很简单的几个字却是很致命的。我可能在当时不回答他,但是我内心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在2010年的时候已经开始涉及了各种网页游戏()、网络游戏,包括海外的运营,海外的项目收购。

  因为这种跨国的游戏收购会存在各种后期的版本、数字平衡,包括对于本地玩家推广的不同的办法。包括我们采用过最极端的,在国外网站用BT下载,因为这种网站流量大,很多玩家能够看到。我从我自己对游戏的理解来看,我是比较适合做产品初期的研发,包括产品的初期的评估,还包括未来的宣传,什么样的宣传,什么样的盈利方式,什么样的刀具,你应该做什么样的刀具,在什么时候推出这个刀具,这个刀具的性能。

  在这种产品更细的环节上,尤其是在射击游戏上面,我自己帮朋友做。我纯粹是凭借自己的爱好,我觉得哪儿不对,我写成一篇报告发给他。你大概需要注意一下,说一下你的游戏未来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竞争对手,你游戏的强势在哪儿,弱势在哪儿。自己也玩儿RPG类网游,因为RPG网游能够让整个人的互动更多起来,很多互动,包括他有一个良好的经济体系。因为游戏的经济体系,其实是和现实社会当中的经济体系是一样的,一个游戏经济一旦崩溃,那这个游戏离崩溃也差不多了。包括我自己在这个游戏里面组建的团队,这个团队一直沿用我2001年组建CS这个战队的名字,叫做Unite Force就是联合力量的意思。

  我从2001一直到现在沿用这个,只要是我的好友在一起打游戏,全部都是这个名称。希望从和朋友玩儿更多的游戏,和他们了解更多,他们在游戏里遇到什么问题,我也愿意帮助他们解决。

  主持人:再次感谢你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