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娱乐化,老游戏却不会死去

编辑:小豹子/2018-06-23 14:19

  电竞娱乐化,老游戏却不会死去

  观看“吃鸡”比赛的玩家可能对标有“LYG”的战队有些印象,但不是所有玩家都懂得这些战队的来历,甚至有人猜测他们来自连云港。

  实际上,王者荣耀也有一支名为LYG的战队,与PUBG的三支LYG一起,这些战队来自国内资历颇老的游戏数据平台“捞月狗”。

  同为玩家,需求各异

  严格来说,作为游戏数据平台的捞月狗成立于2012年10月;但早在那之前半年,创始人黎博精(作为游戏视频作者,他以“痞子狼”的昵称为人熟知)就启动了作为电商平台的捞月狗,并在10月份完成了转型。

  起初的捞月狗是一个端游数据平台,最早接入的游戏是《暗黑破坏神3》。2013、2014陆续拿到两轮投资后,捞月狗在2014完成了大多数热门端游的接入,并在2014年底获得了著名资本IDG的赏识,拿到了来自IDG的300万美元A轮投资。

  但彼时的捞月狗与今天根本不是同一形态。今天的捞月狗兼具了数据与社交功能,既是工具,也是社区。

  痞子狼表示,捞月狗的社交做得其实比较晚,在2015年7月才开始社区探索。在那之后,捞月狗生产了不少社交内容,也形成了自己的社区文化——这一文化不同于“游戏”社区,也不同于“电竞”社区,而是介于二者之间。

  在国家层面,电竞是一个大受支持的产业自不必说,“游戏”的处境则有些微妙:政府希望加强监管,主推健康的、少“氪金”、不“沉迷”的游戏。但一个隐含的矛盾在于,如果整个游戏环境都如白开水般平淡,电竞的土壤也就无从谈起;最简单的例子,你很难指望一个打游戏从不沉迷、有时有晌的非典型玩家,一跃成为职业选手。

  

  捞月狗创始人痞子狼

  因此,痞子狼表示,游戏领域本身也需要细分;不同游戏的区别,核心玩家及非核心玩家的区别,通过社区,一眼可辨。

  游戏玩家覆盖的范围较大,是一个听上去垂直,但表现不出垂直属性的群体。电竞玩家则比较核心,他们钟情于数据服务,热衷于通过学习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技巧,是捞月狗最早的用户,也是“上个时代”的游戏玩家。

  意识到这些差异后,捞月狗在2017年末开设了“陪玩”服务。“即便我们是游戏社区,卖外设也是卖不过淘宝、京东的,不如卖我们独有的,玩家的时间和技能。”痞子狼表示。

  陪玩的目的分为两种,上分,和陪伴。上分是“核心玩家”提供的服务,他们技巧高超,效率超过普通玩家,就可以“带人上分”,以胜负作为结算因素,出售自己的技能。陪伴部分则不一定需要核心玩家,提供相关服务的玩家出售的主要是自己的颜值和声音,以时间作为结算因素。

  如今,捞月狗的陪玩业务每个月有超过500万流水。“上分”服务其实是一个不算新鲜的业务,而看似没那么“刚需”的“陪伴”服务,也开展得很顺利。“做得好的女玩家,一个月能收入10多万。”痞子狼说。

  在开展陪玩业务之前,捞月狗的收入中,游戏和广告五五开。痞子狼表示,目前捞月狗对陪玩流水还没有抽成,因此陪玩不会带来收入。即便如此,陪玩仍是一个值得探索的业务。

  “游戏玩家的现实生活不一定都那么丰富多彩。如果他们感觉寂寞,就需要有消除寂寞的服务。陪玩是其中很重要的方式。”痞子狼表示,基于同样的考虑,捞月狗将来可能上线“收费的直播”,而并非“打赏的直播”。

  电竞产业未闭环

  2015年起,捞月狗开始与各大直播平台及游戏代理商合作,为电竞赛事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覆盖了全球四大电竞项目:PUBG,LOL,王者荣耀,DOTA2。如果你看过电竞比赛,对那些赛前赛后的数据分析,以及解说采用的“黑科技”分析工具,应该不会陌生。

  随着地方政府和各类商业地产对电竞赛事场馆加大支持,电竞在中国的线下化做得顺风顺水,如今中国完全有能力主办、承办国际级的线下大赛。而随着新一代网吧“网咖”的出现,电竞玩家在线下的游玩质量也得到了保障。即便如此,痞子狼表示,他认为电竞的线下部分仍有一些缺憾。

  如今的游戏和以前的游戏不一样了。游戏要细分,电竞本身也要细分。就拿今年爆火的吃鸡来说,这个游戏体现了电竞前进的新趋势。其实有一个不太传统的游戏产品更有代表性,就是年初的冲顶大会。

  痞子狼表示,电竞受推崇,而游戏遭质疑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电竞中蕴含的体育精神——只有选手更强,成绩才能更好,而不能通过充钱变强。但这其实与大的“游戏”方向形成了一些冲突:游戏普及到全面,让很多菜鸟、小白也能爱玩,关键在于“强”不是唯一的目标。

  所以我们能看到,电竞的发展也顺应着游戏的趋势:体育精神的核心不动摇,但尽量减少“硬实力”的存在感。而吃鸡就是一个典型。

  你看LOL的比赛,强队打弱队,那能看么?就算你是真粉丝,观赛体验也很差。而PUBG通过引入大量的随机性因素,让游戏不完全在强手的掌控之中,强队也有几率“翻车”,观赏性就更好。而弱队有更大的机会战胜强队,参与门槛就更低。

  痞子狼说,所以冲顶大会和PUBG很像,他们具有如下一些共性:

  门槛低,参与感强。就算你没法活到一局比赛的最后,也能玩得开心。

  游戏节奏由松到紧,难度由易到难。PUBG一开局就是跑图捡箱子,冲顶大会前几道都是送分题,而越到后来越是高手角逐。

  少数幸存者奖励极高。

  痞子狼说,上学的时候,一个班的学生可能多数都对体育感兴趣,但只有几个人体育特别强。如今电竞的发展方向,就是给那些喜欢但不强的人机会,让他们参与进来。所以电竞一定要给非核心玩家准备设施,而在他看来,线下电竞仍有两个较大的缺憾。

  一是缺少“看球酒吧”。就像世界杯时期,许多餐馆提供的“通宵看球”服务。如今电竞赛事并非完全没有类似场地,比如LGD等老牌俱乐部就经常在大赛期间为粉丝做酒吧包场。但相对足球酒吧来说,电竞酒吧仍然很少,这是一个机会。

  二是缺少陪玩场地。线上的陪玩缺少见面,线下的网吧缺少社交,即便在今日已经更成熟的网咖,由于在场者主要是核心玩家,社交并不是重要因素。面对非核心玩家的,能一边玩一边社交,将陪玩转移到线下的场地,也还比较稀少。

  痞子狼表示,当这些设施齐备后,今日的电竞就能在线下也形成闭环。

  老游戏不死

  今天的电竞越来越像真正的体育了。一次大的电竞赛事就宛如一场奥运会,奥运会本身是个产业,它其中的每个项目也都具有各自的产业。最关键的是,商业不管参与到整个赛事中去,还是只参与某个具体的项目,都有机会参与利益分配。

  “不同之处在于电竞给更多人提供了机会。”痞子狼说,曾经的电竞选手出路单一,因此也很拼天赋和机遇,还是少数人的行业。但今天整个产业发达后,随着电竞选手出路越来越多,普通人参与职业电竞的门槛也越来越低了。

  如果你从10年前就开始关注电竞,会明白那时的职业选手,第一考虑能不能吃饱饭,第二考虑职业前途。所以在很久以前,职业电竞的存在目标,就是胜利。而如今选手一般不缺钱了,训练可能不再像之前那么苦。这不是说他们水平下降了,没有竞技精神了,正相反,这是从草根到专业的过程,从“求胜”到“热爱”的变化。。

  电竞选手如今的职业生涯不再是独木桥,选择比以前多很多。主播,俱乐部管理岗,陪玩,产业中各个环节的公司比如直播平台、数据平台。总而言之,如今的选手不再担心退役;正相反,有多数电竞圈的公司,倒是急缺前职业选手任职。

  电竞圈相比以前,明显是分化了。最早的电竞选手给人什么印象?强,专业,认真,宅。而且从前的电竞圈子完全以选手为核心,选手以外就只有背后的俱乐部和资本了。今天除了选手,这个圈子能赚钱的普通人太多:很多水平一般的主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播,或者幽默,或者漂亮,都能赚钱。这个圈子整体娱乐化了。

  痞子狼说,电竞圈如今的格局,跟娱乐圈有些相似:有人喜欢专业的,有人喜欢小鲜肉。你说小鲜肉技术就那么回事儿吧,小鲜肉还觉得职业选手不如他们赚钱多呢。

  “本质上是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痞子狼表示,“这个圈子发展的速度很快。你看今天的PUBG好像很娱乐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PUBG在这个游戏类型,可能是SC(星际争霸)、DotA的定位?有没有可能,今后更娱乐、更随机的PUBG会出现,就是这个类型的War3(魔兽争霸3)、LOL?”

  一个游戏是不可能热很久的。电竞焦点,最火的那个游戏,以前五、六年一变,现在可能三、四年一变吧,但老游戏怎么着?老游戏会形成长久的产业。就像职业体育,很多项目关注的人特别少,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这个项目的产业完了吗?没有。光靠职业的那一批人和少数核心粉丝,游戏的生命力就能持续数十年。就算许多玩家不会再玩,但仍然会观赛,会消费,给一个精神支持。

  痞子狼说,顶端优势已经开始形成了。即便没有粉丝掏钱,如今的游戏厂商,会自己出钱办比赛、发奖金。为什么,因为以前的电竞赛事烧钱,如今的电竞赛事赚钱。只要厂商还愿意花钱去推,粉丝也还愿意买账,产业就有动力——这跟有没有很多人确实在玩,关系倒不是很大。实际上,在诸如DOTA2等被粉丝戏称为“dead 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game”的游戏中,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现象——玩家绝对人数不多,但产业商业效益巨大。

  考虑到这一点,痞子狼猜测,如果电竞项目真的出现在亚运会,背后的推动者应该就是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型游戏公司,而具体项目有哪些也不难判断。“不用太考虑当时会是哪个游戏正火,不用瞎猜。”

  痞子狼表示,考虑到如今的这种分化,捞月狗也将推出一款新产品。如果说从前的捞月狗主要面向那些长时间聚焦某些游戏的重度玩家,今后将更加关注轻度玩家。

  “我们也会在今年年中开启新一轮融资。”痞子狼说

  文章来源:https://www.admin5.com/article/20180418/845150.shtml